法兰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法兰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悔当糖宝我那迷情荒唐的留学岁月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48:22 阅读: 来源:法兰厂家

div>

近几年来,全球经济衰退、学费上涨、失业率不断增加,年轻人求学之路愈发艰难,令许多国外年轻人,尤其是必须承担高额学费的大学生背负巨大压力。面对人生规划与经济困窘的矛盾,不少美国高校女学生另辟蹊径,开始寻求傍有钱男人改善生活,由此助长了“桃色经济”。这个特殊的女性群体被人们称为“糖宝”,其中不乏许多名牌大学的女生。本文的主人公杨洛洛也曾跟风当“糖宝”,有过一段迷失的留学岁月,她以为这种时髦的生活方式可以告别困窘和寂寞,却没想到自己因此伤痕累累,声名狼藉。以下是她对这段迷失岁月的倾诉。

窘境自救,邂逅“糖爹”

我出生在中国江南小城,一心盼女成凤的父母在2011年将我送到美国纽约大学留学。

我和来自韩国的女孩韩金雅共同租了一套小公寓。2012年来了,巨大的压力渐渐使我抬不起腰来。纽约大学以学费高昂而闻名,一年开销近6万美元。面对高昂的学费,加上纽约的高消费和急速飞涨的房租,我渐渐吃不消了。即便打几份零工,还是过得捉襟见肘。我十分清楚,像父母那种知识分子,即便砸锅卖铁也要保全面子,让我在纽约大学读下去。现状是,我的信用卡债务已高达8000美元了。

就在我一筹莫展苦苦寻找良策时,突然发现同住的韩金雅像是中了大奖,每天都穿着价格不菲的衣服,用的全是名牌化妆品,买东西也出手大方,再也不是过去那个紧衣缩食的穷学生了。我以为她找到了什么赚钱的门路,就好奇地向她取经。韩金雅神秘地给我发了一个网站链接,那是一个名为“Seeking Arrangement(寻找约会)”的交友网站,上面打出着“欠学费?找糖爹”的广告标语。我突然有些许醒悟:韩金雅一夜暴富的秘诀是傍上了一个有钱的男人。

我愕然,之前我也听说过,美国高校近年来有一股风气:一些为生活和学费发愁的女孩求助款爷,于是“糖爹(Sugar papa)”应运而生。糖爹是指自称帮助年轻女性解决经济困难的“慈善家”。他们多为富豪,被他们“资助”的女性就叫做“糖宝”。在美国具有求包养性质的网站有200万会员,其中44%是在校大学生,她们是“糖宝”的主力军。

看我依然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,韩金雅解释说,其实并不是所有的“糖宝”都要和“糖爹”上床,主要还看他们之间的协议。比如韩金雅就只需要每周陪她的金主吃饭,出席宴会,聊天,出游,却不需要出卖肉体。这么轻松就得来一大笔赞助费,我有些动心了,想想拖欠的15000美元学费和一堆未付的账单,我试探着创建了自己的“糖宝”账户。没想到,两天之后网站负责人就为我找到了合适的“糖爹”。因为我当时希望能找一个华裔有钱人,所以他们为我推荐的金主是个40岁左右的华裔商人,他叫王可。

5月,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,我登上了开往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的火车,与王可第一次见面。到达格林威治后,一辆非常气派的轿车将我带到了一幢大房子,这应该是我迄今为止在美国见过的最大最豪华的房子。王可看起来明显比之前资料上所说的42岁老上10来岁。王可说自己二十年前来美国打拼,白手起家,现已拥有一家上市公司。近几年来,他资助了好几个来自国内的大学生。我对王可的印象不错,按照之前我们在网上订的协议,我会在他的夫人回国这段时间,陪他参加一些聚会,陪他聊天,也陪他出海钓鱼,但我们之间不涉及肉体交易。每次约会他将付给我2000美元的费用。

第一次约会,我们在他家的花园中喝茶,聊天,还一起游泳。临走时,王可很大方地付清了当天的约会费。此前我心里忐忑又自鄙,觉得与那些出卖自己的“糖宝”们为伍很悲哀。可见过王可之后,所有顾虑一扫而空,因为有一种“糖宝”和“糖爹”的关系是像我们这样清白的。

深陷迷情,情敌对决

不久,我接到了王可第二次见面的邀请。王可先是将我带到一家服装店添置了两套裙子和鞋子还有背包,又买了珠宝手饰,找专业发型师给我做了头发,化了妆。原来他要带我去参加一个商业圈的聚会。我的美貌和才华,足以压倒在场的所有女嘉宾。王可觉得面子大增,那天结束工作时,他不仅将买的服装和首饰全都送给了我,付清约会费后,还额外给了2000美元作为奖励。钱挣得这么容易,仅三次约会,我就还清了信用卡上的债务。

我和王可的第五次约会是出海,那天我们在海上钓了不少鱼,王可还亲自下厨烧了个鱼汤。可能是孤身在外,好久都没有被这么照顾过,我突然有点感动。王可善解人意,又很懂得体贴人的男人,他的身上散发着无法抗拒的中年男性的魅力。他十分坦诚地对我说,他很喜欢我。不得不承认的是,我对王可的依恋,早已超越金钱关系,我坠入了情网。那天晚上,在他的豪华游艇上,我们睡在了一张床上。

王可在我们学校附近,租了一套舒适的公寓,一次付清了我一年的学费,每个月还打生活费在我的账户里。但此后我坚持要按以前的协议,只拿有偿的那部分钱,这是我最后的自尊心。

有时候我也感到不安,可是一看网络,得知哥伦比亚大学、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名校的女生都“挤进”糖宝榜单前20名,康奈尔大学则有85%的高增长率,我就释然了。这不过是一种职业,至于是否出卖自己,要因人而异。何况,围绕“发展糖爹与糖宝关系”进行商业运作的网站已经合法化了,我不过是很幸运地在做糖宝时找到了一个好男人而已。

就在我和王可如漆似胶之时,2012年8月,王可的太太回美国了。我和王可也不能再像过去那样明目张胆地出双入对。怕我受委屈,王可给我加了“约会经费”。每次的约会费他都给我3000美元。有一天晚上,我公寓的门铃响了,外面站着一个打扮得富丽华贵、30来岁的女人。她挑剔地从上到下地打量了我一番,然后厉声问,“你是不是杨洛洛?”我不可置否地点头,那个瞬间,我顿时明白她正是王可的正牌老婆。可我从来没有想到,王可的老婆会这么年轻。

但凡与王可有关联的东西,都被王太太秋风扫落叶般哗啦啦地摔在地上。我气愤地对王太太说,“请你从我的房间出去,否则我就报警,告你私闯民宅。”王太太轻蔑地笑了笑,“就凭你,还想和我争老公?”我也笑了,“我没有抢谁的男人,我们是真心相爱的。”也许我的理直气壮激怒了王太太,她气势汹汹地砸碎了我床头柜上摆着的和王可的合影后,放下狠话,“你给我走着瞧!”之后扬长而去。我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,刚刚强撑着的坚强轰然倒塌,我瘫软坐在地上哭了起来。

没想到,一连串霉运降临在我身上。9月中旬,我的家里遭了贼,所有值钱的东西,包括现金被洗劫一空。我曾怀疑是王太太背后搞鬼,但又苦于无证据。就在盗窃事件发生后不久,有一天晚上我在回家的路上,遭到了几个流浪汉性骚扰,如果不是当时有巡警路过,估计我难逃厄运。我惊魂未定地给王可打了个电话,可电话接通的刹那,我听到了王太太的声音,那女人冷嘲热讽地说,如果你再不识相,还会有更可怕的事情发生。她的威胁让我愤怒,我决定把发生的一切都告诉王可。

王可并没有表现得特别惊讶,也没有我想象中的暴跳如雷。他只是安慰我了一下,还说这不过都是我的猜测,又没有确立确凿证据。我尖叫起来,说你老婆已在电话中威胁过我了。王可看我情绪如此激动,便答应我,会回去好好教训一下他那个醋罐子太太。听他这样说,我慢慢平静下来。

身心俱伤,痛断孽情

然而,王可此后并没给我带来什么好消息,他来我这里的次数却明显少了。他说因为太太管得太严,每天都监视他的行动,还查他的电话记录,因此尽管他很想我,也要克制自己。没有约会,我就没有收入来源,习惯了大方花钱的我没有存下多少积蓄。眼看半年的房租就要到期,我的经济状态又陷入赤字。可如果现在再向他伸手,那我和那些以身体换钱的“糖宝”又有什么两样呢。

有一天,很久未见的韩金雅来向我辞行,她打算回国。她面容憔悴,黯然神伤地说自己再也不想当糖宝了,因为这是一种没有尊严和未来的行当,永远见不得光。她还劝我早日收手。然而我已经无法回头,我发现自己怀孕了。这对于我来说或许是个好消息。我以为老来得子的王可会更兴奋。可是当我告诉王可时,他的表现无比冷漠。

沉默了几分钟后,他对我说,如果我想留下这个孩子,他也会支付生活费,但是我们之间永远不可能跨越“糖爹”和“糖宝”的关系。我顿时如同遭到当头一棒,我满以为王可会为了我们的爱情奋不顾身,却没有想到他要让我当二奶,要让我的孩子成为没名没分的私生子。我第一次冲王可大发脾气,说无论如何我都会留下这个孩子。王可冷淡地说,如果我坚持也行,找律师商量好抚养费再来找他,然后留下了3000美元便离开了。

此后王可再也没有来过我的公寓,后来我只收到了一封中止资金赞助关系的解约书。王可如此地绝情让我伤心无比。在他家那套富丽堂皇的别墅中,我向王太太摊牌,我怀了王可的骨肉。

那女人听后却大笑起来,她拖着我,指着客厅里的沙发,卧室里的床,满脸鄙夷地说,“如果我没猜错,这些都是你们鬼混过的地方。”我瞠目结舌,难道她在家里装了监视的摄像头?她又说,“你不必这么惊讶,我也是从你那个阶段一步步走过来的。你那怀孕的小伎俩,是骗不人的。”我这才明白,在成为王太太之前,这个女人也是个“糖宝”,只是她打败了诸多的竞争者,才爬到了现在的位置。怀孕在她看来都是早就用过的老土手段。

我惊得说不出话来,这简直是自取其辱。王太太最后还告诉我,王可的确赞助过许多国内来的女大学生,而且每年都会养一两个“糖宝”,大多时候她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只要不侵犯到她维护家庭的底线。为了节省开支,王可会和“糖宝”们协议不需要发生肉体关系,这样每次只需要付2000美元的约会费,可一旦他呵护备至,这些女孩心存转正幻想,就会自动把身体奉上,他会假装慷慨地加付1000美元的小费。事实上,按照圈里的行价,如果是直接标明肉体服务的“糖宝”,一次约会的收费就会在5000美元。如此一算,王可不仅用他精明的商人头脑省下了一笔钱,还塑造了深情的形象。王可不会离婚的真实原因是,他不愿老婆分走他的财产。他与老婆之间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他可以在外养“糖宝”,但绝不可以离婚。

我一直信以为真的爱情,竟然只是披着虚伪面纱的算计,我和王可之间的关系甚至比包养还要虚假和丑陋。我到医院做了流产手术,随后连生活都困难了,不得不变卖掉之前王可送我的服装和首饰,这时我才惊讶地获悉那些珠宝中有些竟然是赝品。我哑然失笑,连自以为真的感情都是假的,那个男人又怎么可能舍得为买来的感情下重注呢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就在此时,学校因为我频频旷课,下了退学通知。2013年初,我离开美国这个伤心地,带着伤痕累累的身心回到了国内疗治自己。我不希望更多女孩重蹈我的覆辙,决定将自己的故事讲出来,希望能够给她们敲响警钟:留学的日子充满艰难,但无论如何不能出卖自己的尊严和人格,如果瞒着家长昧着良心度日,抛弃操守,跟风放纵,最终会自食苦果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